被罚182亿,阿里利空出尽?未必

文/读懂财经 杨扬 2021/04/16 12:02 阿里巴巴

巨头头顶紧箍咒。

182.28亿元。

阿里的这笔罚金,创下了记录。要知道,以前监管对国内企业的罚款,100万都算顶天了,市场俗称“罚酒三杯”。

单看绝对额,监管可是让阿里出了血。但这对阿里来说,不是伤筋动骨的事,大概相当于其13天的营收,1.5个月的净利润。

能用钱解决的,都不叫事。也因此,监管靴子落地,次一交易日,阿里港股涨幅近7%,美股大涨9%。

逻辑很简单,利空出尽是利好。

虽然“二选一”的策略失效,但凭借高价值用户及对品牌商家更友好的运营策略,阿里也能牢牢把控住最具价值的品牌商家,其它竞对很难动摇其根基。

相反,阿里还能趁机撕开微信的篱笆。这180多个亿,也值了。这还不算利好?

话虽如此,但反垄断虽未对阿里造成实质影响,也不意味着,它就能高枕无忧了。想要做一家102年的企业,阿里必须解决两个问题:找好电商的接力棒,以及管理问题。

在核心电商业务上,由于用户红利到顶,以及大半个互联网圈的围剿,该业务几乎不可能重回高增长,阿里需要找到后电商时代的接力棒;在内部管理上,阿里已经有了“大企业病”的端倪,内部能打仗、打胜仗的人越来越少。

相比这两点,阿里更大的挑战或许来自于宏观环境的变化。过去支持互联网繁荣的土壤将不复存在,法律和规章最终赶了上来。未来,他们在恣意扩大商业帝国的同时,将再也无法指望可以继续规避过时的法规而不受惩罚。相反,他们的权力需要得到政府的监管,面临严格的审查和执法。

如何平衡商业与社会利益,找到与监管的共融之道,是阿里乃至全部互联网巨头的必解之题。

 

/ 01 /

利空出尽是利好?


靴子落地,反垄断案调查没有对阿里造成实质性影响。

从罚款额来看,182.28亿的绝对金额虽高,但对阿里来说,不是伤筋动骨的事,大概相当阿里13天的营收,一个半月的净利润。重点是,反垄断案调查有了明确结果,消除了监管的不确定性,算是阿里的利好。

相比这点儿罚款,投资人更关心的是,阿里二选一的竞争手段失效后,付费用户更多的拼多多是不是能跟阿里掰掰手腕?

目前来看,很难。某种程度上,品牌商家不是被动二选一,而是主动二选一。

拼多多基于白牌厂商的供应链体系和以量换价的爆款SKU逻辑,满足了用户对极致性价比的需求,却限制了向品牌商家的扩展。随着平台壮大,拼多多对供应链的话语权持续提升,又促使供应链降低整体加价率,形成“低加价率”的生态体系。

说白了,大部分品牌商家看不上拼多多的“低价生态”。

一来,以量换价的场景,使商家更多将拼多多作为去特定SKU的尾货渠道。而高毛利SKU,商家自然不舍得去以价换量。

二来,真正的品牌商家自带流量,压根不需要以量换价。

三来,商家的终极目标是成为品牌,而低价显然会伤害品牌,进而限制品牌商家的进驻意愿。这也是为什么特斯拉与拼多多“交火”的原因。

平台缺少品牌商家,会直接影响高价值用户的复购与留存。根据智氪调研,如果拼多多的价格优势不再明显,有近80%的高客单价用户会回流淘宝。而高价值用户的缺失,又使拼多多对品牌商家的吸引力进一步下降。

反观阿里早已完成品牌化升级,其运营体系并非基于性价比,而是基于店铺。这体现在其流量分配权重,综合考虑复购、关注、价格、销量等多个维度,为商家店铺创造更高流量而并非单个爆款品类。

一方面,基于商铺的运营体系,不仅利于原有的品牌商家,也使淘宝更容易走出淘品牌。另一方面,淘宝也形成了商品种类全、价格跨度大的供应体系,使其更好对用户需求分层。

这也是淘宝用户年度消费额(9034元/人)领先京东(5509元/人)、拼多多(2015元)的原因。而高价值用户又进一步吸引了品牌商家。

也正是上述原因,淘系平台更利于商家实现高营业额,根据东吴证券,淘系平台下,天猫年均销售额超过1000万,淘宝超过33万,而拼多多则不足20万。从上述角度看,即使二选一手段失效,拼多多依然难撼阿里。

 

被罚182亿,阿里利空出尽?未必

 

换个角度来看,二选一是垄断行为,那么微信对包括淘宝、拼多多、小红书等多个APP的外部链接予以限制、屏蔽,算不算?

过去,微信和淘宝彼此封杀链接,不久前,阿里的淘宝特价版已经向微信提交了小程序的申请。反垄断大势下,未来互联网巨头的“流量围墙”将会逐步打开。淘宝不能二选一了,但淘宝特价版和社区团购业务却能利用微信流量。不出意外,淘宝也要接入微信支付,各自向对方开放能开放的三方接口。

单向的开放不叫开放,双向的开放才叫开放。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

 

/ 02 /

真正隐忧:业务的新引擎和“大公司病”


反垄断调查,只是阿里的一个小插曲。但某种程度上,外部环境的恶化,仍然是阿里内部问题的延伸。

想要做一家102年的企业,阿里至少要解决两个问题:业务上如何破局,以及如何克服已经冒头的“大公司病”。

从业务上看,阿里最核心的电商业务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近几个季度,国内电商业务增速维持在20%,拉长周期看,该业务也很难重回高增长。

 

被罚182亿,阿里利空出尽?未必

 

一方面,用户红利即将触到天花板。截至2020年四季度,阿里年度购买用户7.8亿,据国盛证券测算,国内目前15—60岁的人口大约是8.9亿。

换句话说,去掉儿童以及不会网购的老年人,留给阿里潜在的用户增量并不多了。

这意味着,未来几个季度,阿里极有可能从用户数量和用户APRU值的双轮驱动,退化为用户APRU值提升的单轮驱动。

另一方面,竞对层出不穷。放眼看去,整个互联网都在抢阿里的电商生意。微信的小程序、美团的实体电商还有快抖的直播电商。近日还传出,抖音要推出独立电商APP,瞄准的正是淘宝核心品类-美妆和服装。

“打着望远镜,也看不到对手”,当初马云说这句话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如今的阿里,被层层包围。

当然,受益于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优质用户以及内容板块的综合赋能,阿里仍是最能打的,但几乎可以断定的是,核心电商不可能重回高增长了。

谁能接力核心电商?至今阿里也未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过去几年,阿里重点布局的业务,本地生活大概率陪跑,盒马、天猫超市为代表的新零售仍有待观察,阿里云表现尚可,但营收占比仅7%,小马拉不动大车。

作为一家年交易额超过万亿美元的巨头,我们不能低估阿里未来新业务的增长潜力。但相比增长,患上“大公司病”,可能是更为棘手的问题。

这并非阿里特有的问题,但如今电商领域的激烈竞争,正加速放大其组织管理层面的一些缺陷。

核心在于,随着阿里成长为商业巨擎,大部分核心岗位员工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斗志不足,能打仗、打硬仗的人越来越少。阿里轮岗制度的弊端也被放大,已经赚够钱的高管,都知道这是组织的项目,随时可能轮调,谁还愿意带队应对拼多多和美团的挑战?

钉钉的创始人无招曾经说过,“我们能有今天,要感谢集团的不管理”。但现在,创始人的个人奋斗要让路给集团“云钉一体”的历史进程了。这是阿里的组织原则和公司文化又一次验证。

实际上,管理问题,也映射在阿里近几年的业务发展上,从近场的核心电商业务到远场的文娱、创新业务,似乎除了阿里云和钉钉外,其它业务在很长时间,都没有取得过大的进展,或者赢得过商业战争的对决。

去年年底,逍遥子直言阿里的业务发展太慢,要把中台变薄,精力向前台靠拢。拼多多打不醒的阿里,最终还得靠国家公器剪枝来实现跃迁进化。

 

/ 03 /

巨头头顶紧箍咒


之前,巨头的紧箍咒可能在于,需要警惕下一个不知名的公司或者下一个可能颠覆自己的大创意。

但现在,中国互联网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所有巨头都要面临这样一个现实,未来恣意扩大商业帝国的同时,将再也无法指望可以继续规避过时的法规而不受惩罚。相反,他们的权力需要得到政府的监管,将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和执法。

简单来说,互联网巨头的管理从私人自治转向社会共治。

实际上,这也是必要之举。如果说,金融行业的特点是大而不倒,那么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互联网企业更像是“大到不能停”。轻资产的特点,使增加服务的边际成本极低,而随着服务的增加,规模越大,生态构建越充分,又会放大其成本和流量优势。

互联网不仅会走向垄断,业务触角也越来越多。以阿里为例,从前端的用户入口,到运营支撑与产业链的几乎每个环节,它都有布局,比如金融、云服务、物流、新零售、本地生活服务、娱乐、前沿技术等。

在这个过程中,随着巨头边界的扩张,公司已经从一个独立的商业实体发展为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而这要求它们必须要思考会对行业产生什么影响,对每一个行业里的人带来怎样的影响,从社会的整体利益,而非一己私利出发。

但作为一个独立利益体的企业,很难跳出自身利益之外。从全球看,互联网巨头也没做到这一点。

即使一向强调“不作恶”的谷歌,也利用搜索垄断地位,通过挪用第三方内容、施加搜索惩罚以对第三方垂直搜索服务的排序进行降级,来提升自家垂直搜索服务的显示次序。巨头的一己私利归结起来,有三点共性:

其一,通过掠夺性定价获取高昂费用“平台税”越收越高;

其二,通过收购、抄袭复制竞争对手等方式消除竞争威胁;

其三,通过“排他性”行为巩固竞争性优势。

对整个社会而言,过于强大或追求强大,意味着走向妨碍竞争、追求垄断利润,对整个社会和经济价值的过度挤压、占用甚至破坏。典型的就是,巨头进军社区团购,对小商贩的冲击,以及在线教育、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对原有市场价格体系的扰乱。

监管的铁锤,可能会迟到,但绝不缺席。

美国的几大科技巨头都不太平。从去年10月美国众议院发布《数字市场竞争状况调查报告》,严正声讨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等科技巨头开始,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行动一个接着一个。

根据路透社报道,我国市场监管总局计划将其反垄断工作队伍从现在的约40人新增20至30人,并为反垄断调查、日常业务和研究项目等提高预算。

未来,政府和社会的介入会是常态。这意味着,过去支持互联网繁荣的土壤将不复存在,法律和规章最终赶了上来。要知道,历史上曾经垄断的企业,比如电信、能源、公共服务等领域的巨头,如今甚至连自主制定价格的权力也会被置入政府的管理范畴。

从这个角度看,如何平衡商业与社会利益,找到与监管的共融之道,是阿里乃至全球互联网巨头的最大挑战。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

网站地图 浩博国际娱乐诚信问题 浩博国际娱乐在线娱乐网 浩博娱乐线上开户
澳门博彩官方网址 申博360网址 菲律宾太阳城开户
永乐国际可靠不 PT电子游艺登入 百合彩票上海11选5 在线博彩投注系统
金道博彩网上娱乐 金道博彩娱乐线上开户 浩博国际娱乐在线娱乐 浩博娱乐在线娱乐网
浩博国际娱乐官网站 k7娱乐要怎么开户 kk网上娱乐 浩博国际娱乐在线娱乐网
888sbsg.com 189sunbet.com 998jbs.com 1111ib.com 1112936.COM
788sj.com 8DQS.COM 887XTD.COM 8JHS.COM 55TGP.COM
787sunbet.com 3453111.COM 978cw.com 292SUN.COM 8XMS.COM
XSB1111.COM 388TGP.COM 1112127.COM 987PT.COM 1113889.COM